揭秘薄一波“文革”狱中悲惨日记

- 编辑:lishiz.cn -

揭秘薄一波“文革”狱中悲惨日记

  1967年1月1日,爸爸从广州被造反派押上火车,开始了长达8年的“监护”、4年的“管制”。经历136次批斗、206次审讯(即“过堂”)、武力批判、单独监禁、家破人亡(我妈妈胡明1967年1月15日被迫害致死,三个兄弟被关押在“可教育好子女学习班”5年之久)。
  


  2007年,爸爸去世后,我才看到一些《动态情况反映》(专案组人员及看守写的简报)的复印件,才了解到爸爸在“文革”时期遭遇的一些细节。
  
  “总想到她之死和孩子如何活”
  
  1967年1月3日,爸爸被押到北京“监护”,29日在批斗会上得知妈妈被迫害致死,看守记“自1月29日斗争会后,情绪不太正常,常问他给孩子去的信,给他发出去没有,怎么不见回信”。
  
  2月1日到11日,爸爸写在《人民日报》边缘的“日记”里,总要提到妈妈和我们:“2月5日……我这几天除了想到胡明同志之死以外,就只想到小孩们怎样生活下去的问题。……不得已今天给孩子们写了封信,不知能否发出去?我的主要目的是使他们知道,他们的爸爸还在。……2月9日……今天农历元旦……我脑子里,只能不断想到你们。”
  
  由于不间断的提审和批斗会,加上旧病,爸爸越病越重,常在“日记”里自我勉励:“2月1日……今天浑身无力,大有支持不住之势,这不行,如果病倒,那还有谁来说明我们的冤屈。……2月15日……要挣扎,身体无论如何也垮不得。……”
  
  “勤学习、苦锻炼、不自杀”
  
  从爸爸的“日记”看,3月开始,爸爸努力将注意力转到批斗会对他的批判内容上,他尽可能记下大会的发言及他的答辩,尽可能不再去想家人。我联想到爸爸曾给我们讲过,当年(1931-1936年)在草岚子监狱,先后关押了400多人,绝大部分陆陆续续变节、叛变走了,其中有的人本来很坚定,就是将他们的父母、妻儿抓来后,顶不住了,最后只剩下爸爸他们50余人坚持斗争。
  
  为了不使自己被“软化”,孤军奋战的爸爸必须自我调整。尽管如此,人非草木,我发现爸爸在被“监护”期间看过的书上面,记录下每次阅读的起止日期,那日期大都是我们这7个子女的生日!爸爸后来曾跟我们说,在狱中他给自己定了三条:“勤学习、苦锻炼、不自杀。”又觉得“不自杀”太消极,改为了“不气馁”。
  
  爸爸被折磨得曾几次昏厥,但态度始终强硬,专案组的汇报常写道:“薄一波在黑帮里是最坏的,根本不低头认罪。”
  
  “关键时刻我挺住了”
  
  “文革”中给爸爸安了三大罪状,其中之一就是所谓“山西问题”。这是康生授意的:1967年8月4日,康生召集“彭真专案组”及各组办案人员讲话时向“薄一波专案组”授意:“彻查有关敌伪档案,弄清薄一波与阎锡山的红皮白心的关系问题。”
  
  我有一份当年爸爸在被“监护”期间写的“交代材料”——《在山西搞统一战线工作的三年》,内容涉及当年如何受命、如何与阎锡山约法三章、阎锡山为什么会用共产党人、如何接办改组牺盟会、如何争取无条件释放政治犯(包括营救王若飞出狱)等被歪曲污蔑的关键问题。不知是爸爸无数次的抗辩,还是专案组找不到证据,连他们自己都感到这种诬陷是“无稽之谈”,1972年9月以后,上报的材料也不再提“投靠阎匪”、“阎特”。
  
  想到爸爸这12年的遭遇,我觉得他有一千条理由倒下、放弃、绝望、崩溃。然而事实上,爸爸的心里却有一万条理由要坚守。一次,我与爸爸谈及这段经历,爸爸的自我评价是:“关键时刻我挺住了!”我想,经历过“文革”那场劫难的人都应该能掂量出这句话的分量。(口述/薄一波女儿薄小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