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称邓小平为总设计师

- 编辑:lishiz.cn -

为何称邓小平为总设计师

  原标题:作为总设计师的邓小平(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人民网)
  
  距离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纪念日仅剩4天,今日《人民日报》刊登金冲及的文章《作为总设计师的邓小平》,阐述为什么称邓小平为总设计师。金冲及是中央文献研究室原副主任,原中国史学会会长,现任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兼职教授、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毛泽东传》的主要编者之一。
  
  今年是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邓小平是20世纪中国的一代伟人,人们把他称为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
  
  什么是“总设计师”?他对事业的兴衰成败起着怎样的作用?人们为什么把邓小平称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发展新时期的总设计师?
  
  记得上个世纪50年代初,当新中国大规模经济建设将要开始的时候,报刊上曾展开一场关于设计在基本建设中极端重要性的讨论。人民日报在社论中提出“施工必先有设计”的基本原则,产生了重大影响。事实确实是这样:如果没有总体的成熟的设计,只凭热情和愿望就动工,结果不是做不好,就是做不成,或者中途改变、翻工重建,造成巨大损失。这类教训是不少的。
  
  其实,小到某个工程项目,大到关系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事,都需要有总体性的正确设计,这样才有可能做好。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为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的进程中,上世纪70年代后半期是一个大转折的关键时期。在这个时期,有没有一个总体性的正确设计尤其重要。“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国向何处去?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在经历曲折和挫折后如何向前发展?这是摆在党和人民面前头等重要的问题。
  
  那时候,“文化大革命”遗留的问题堆积如山,事情千头万绪,人们的思想相当混乱。不少领导干部还没有从导致“文化大革命”发生的“左”的指导思想中摆脱出来,继续在“左”的思想轨道上徘徊。同时,也有一些人利用中国共产党犯了错误、社会主义建设发生失误之机,提出企图让中国脱离社会主义道路的右的错误主张。在这种情况下,党必须向全国人民指明国家发展的正确方向,既坚决纠正“左”的指导思想,又努力防止发生右的偏向。
  
  从端正思想路线抓起
  
  “文化大革命”后,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要闯出一条新路来,谈何容易!事情应该从哪里抓起?邓小平果断地把思想路线的拨乱反正作为突破口。
  
  这就抓住了要害。人的行动总是由思想指导的,有怎样的思想就会有怎样的行动。历史处在重大转折关头,更需要有一个适应客观实际要求的思想大解放。解放思想决不是随心所欲地胡思乱想,而是要冲破不符合客观实际的旧思想,使主观认识符合客观实际。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历来提倡的实事求是。解放思想是为了做到实事求是。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谈不上走出一条成功的新路来。
  
  邓小平一重新出来工作,就提出反对“两个凡是”,鲜明地支持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在1978年12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他作了实际上成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主题报告、成为改革开放开篇之作的重要讲话,讲话的题目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他说:“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在党内和人民群众中,肯动脑筋、肯想问题的人愈多,对我们的事业就愈有利。干革命、搞建设,都要有一批勇于思考、勇于探索、勇于创新的闯将。”
  
  邓小平的这些话,鼓舞了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思想大解放。广大干部和群众把注意力放到研究客观实际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研究如何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上来。以往在“左”的框框束缚下不敢想的问题敢想了、不敢做的事敢尝试着做了,一切坚持以实践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以改革开放为标志的新时期,就这样以解放思想、端正思想路线为先导和突破口到来了。
  
  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
  
  要开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新局面,首先必须明确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用毛泽东同志的话来说:“旗子立起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趋赴。”一个国家和民族,前进中极重要的是对未来要有明确的方向感,包括奋斗目标、战略步骤和基本道路,使它成为人们的共识。
  
  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起点,经过3年多的探索和深刻思考,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以高度概括的语言宣布:“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
  
  这就使中国人民明确了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正确方向,从而也就有了衡量一切是非的标准,形成了万众一心的巨大力量。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两层含义:第一,它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而不是别的什么社会制度。它同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或其他制度的国家在社会性质上根本不同。第二,它要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必须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既不落后于实际,也不超越实际。唯有如此,才能使科学社会主义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各个领域的基本原则深深扎根于中国的土地中,从而具有强大生命力并充分发挥优越性。
  
  这就从根本上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两大根本问题。
  
  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邓小平明确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他又说:“我们革命的目的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离开了生产力的发展、国家的富强、人民生活的改善,革命就是空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忘记或离开这些基本原则,那就不是社会主义了。
  
  邓小平所讲的社会主义本质,着重是从经济制度和经济发展来讲的。这是因为经济是基础,经济决定政治,社会主义的本质和特色也首先要在经济制度和经济发展上体现出来。
  
  关于怎样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怎样体现合乎中国实际的“中国特色”,邓小平明确指出:要使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至少有两个重要特点是必须看到的:一个是底子薄。第二条是人口多,耕地少。中国又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就是不发达的阶段。一切都要从这个实际出发,根据这个实际来制订规划。因此,他又说:“我的一贯主张是,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一部分地区发展快一点,带动大部分地区,这是加速发展、达到共同富裕的捷径。”共同富裕不可能一步达到,现阶段的要求是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的方向稳步前进。
  
  毫不动摇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社会主义的成功,归根到底要靠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创造出比资本主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因此,必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来带动和促进社会主义事业的全面发展。对中国这样一个经济原来十分落后的国家来说,更应该清醒地认识这一点。
  
  邓小平说:“要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最根本的是要发展社会生产力,这个问题长期以来我们并没有解决好。”“多少年来我们吃了一个大亏,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了,还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忽视发展生产力。‘文化大革命’更走到了极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党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基础上,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这是最根本的拨乱反正。”
  
  一心一意搞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中国现代化建设,其具体目标和步骤是什么?作为总设计师的邓小平一直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无论出国访问还是在国内考察,他总要仔细地询问当地社会生产力水平和发展历程。经过反复斟酌和讨论,邓小平提出了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三步走”的战略设计。那就是:第一步,从1981年开始,用10年时间使国民生产总值翻一番,解决人民生活的温饱问题;第二步,再用10年时间再翻一番,反映到人民生活上,叫小康水平,就是虽不富裕,但日子好过;第三步,到下个世纪,再用30到50年时间,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后来又提出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邓小平讲的这个“三步走”,主要是从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上讲的。他说:接近经济发达国家的水平,“不是说制度,是说生产、生活水平。”还说:这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提出“三步走”的战略设计,使全党全国人民对今后70年应该怎样一步一步前进、对一个目标实现后接着应该奋斗的目标是什么,有了清晰的方向感和明确的共识,就觉得心里有了底,有了奔头。这是一种无形的凝聚力量。它所规定的前两步目标,都按照最初的设计实现了或提前实现了。今天,我们正在为实现第三步目标而奋斗。
  
  在“三步走”的战略设计中,有一点很重要。在一段时间内,把实现四个现代化规定为20世纪末所要达到的目标,容易导致提出许多过高的指标。邓小平把20世纪末所要达到的目标改变为“小康的状态”。这个新的判断,就为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发展规定了一个积极而又扎实可靠的基本设想,从指导思想上防止了重犯过去犯过的那种同脱离实际而急于求成的错误。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最初讲的是实现“四个现代化”即工业、农业、国防、科技现代化,后来改成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它使全党全国人民认识到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全面的,是包括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各项事业的现代化,是既包括物质文明也包括精神文明的现代化,是一个整体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