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将领吴焕先及其家庭的悲惨一页

- 编辑:lishiz.cn -

红军将领吴焕先及其家庭的悲惨一页

  2009年,在开展“双百人物”评选活动中,吴焕先被选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2009年8月1日晚,中央电视台在《人民英模》栏目播出了吴焕先的英雄事迹,题为《骁将英名留陕甘》。吴焕先的英名及卓着功勋,已载入史册。然而,吴焕先及其家庭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悲惨遭遇,至今却鲜为人知。
  
  一
  
  吴焕先,湖北黄安县(今红安县1紫云区箭场河乡四角曹门村(今属河南新县)人。他的家庭比较富裕,拥有14亩水田,8亩旱地,两头耕牛。七八间瓦房,另外还有一所店铺,经营土特产和日用杂货,日子富足有余。因此,吴焕先自称是个“地主”。吴焕先的父亲吴维棣先后娶有两位妻子,前妻戴氏因病去世。后续陈氏为妻。一父两母生有5个儿子:尚先、奉先、焕先、书先、济先。吴焕先为陈氏所生,排行第三。但在吴氏叔伯三家门户的兄弟们之间。吴焕先又排行第七,故有“七相公”之称。吴焕先生于1907年8月,乳名“安安”,自幼在乡塾读书。16岁就读于湖北麻城蚕业学校。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斗争,激发了他的爱国热忱,他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走上革命道路。
  吴焕先
  1926年初。吴焕先加入中国共产党,遂在家乡发展和建立党的秘密组织,组建农民协会,并利用当地“红枪会”名义举办了三堂“红学”,培训了百余名学员,建立起一支农民革命武装。他参加领导了着名的黄(安)麻(城)农民起义,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红军的创始人之一。历任黄安县农民自卫队党代表。鄂豫边革命委员会委员和土地委员会主席,中共黄安县委书记、鄂豫皖特委委员、鄂豫皖省委委员。红四军第十二师政治部主任,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政治委员,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等职。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吴焕先留任鄂东北游击总司令。他根据鄂豫皖省委决定,重新组建红二十五军并先后任军长、军政治委员。
  
  二
  
  1926年秋,农民革命运动蓬勃兴起的时候,吴焕先将几家佃户债户请到家里。一面向他们宣传革命并表示道歉,一面将他们的租地契约和债务借据,一把火烧了个一干二净。他当面宣称耕者有其田,谁租种他家的田地就归谁所有,从今往后绝不向各户收租逼债。这件事在当地引起很大轰动。人们奔走相告,有的交口称赞。也有人辱骂吴焕先祖先。缘于此,当地不少红军老战士称吴焕先:“破家革命,揭竿而起!”
  
  转眼到了冬天,极端仇视农民运动的地主豪绅,勾结土匪和“红枪会”反动武装二百余人,杀气腾腾直扑箭场河乡四角曹门而来,声言:“踏平箭场河,血洗四角曹门,灭绝吴焕先全家!”吴维棣一见大难临头,慌忙领着全家人往后山逃跑,但被匪徒拦截住了。几声枪响后,老大吴尚先、老二吴奉先两个壮汉,就躺倒在血泊之中。吴维棣和小儿子吴济先,被匪徒抓住后扒掉全身衣服,以乱刀砍死在自家门口不远处的水塘边上。见此惨状,吴焕先的大嫂吓得魂不附体,惊慌失措,抱着个不满半岁的吃奶孩子,一头扎进水塘里面,溺水而死……1927年3月18日的《汉口民国日报》上,就曾有过披露:“吴焕先家内大小六口被杀尽……”
  
  劫难过后,吴焕先一家就剩下母亲陈氏、二嫂和小侄女荣荣(吴淑荣),还有四弟吴书先。危难时刻,四弟吴书先死里逃生,后流落到江南异乡……
  
  这一天,吴焕先外出办事,这才躲过一劫。当他闻讯赶回家时,所看到的除了几具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亲人遗体外,就是一张特大告示:“捉住吴焕先,赏银洋三千!”在料理丧事时,吴焕先当众讲道:“这个血债早晚要以血偿还。我吴焕先破家革命。一不做二不休,就是要革命到底,宁死不屈!”埋葬了亲人的遗体。安排好母亲和家人的去处,吴焕先很快又振作起来,投身于黄麻农民起义的历史洪流之中。
  
  1930年春天,革命斗争形势逐渐好转,中共鄂豫皖边特别区委员会在箭场河成立。吴焕先当选为特委委员,并兼任黄安县委书记。次年4月15日,吴焕先与鄂豫边革命委员会主席曹学楷的堂妹曹干仙(乳名六姑),在四角曹门举行了新式结婚仪式。结成一对革命夫妻。婚后,他被调任红四军第十二师政治部主任。
  
  在此后的艰苦岁月里,新婚妻子曹干仙就在吴家挑起生活的重担,既当儿子耕种田地,又做媳妇操持家务,跟婆婆陈氏相依为命。在第四次、五次反“围剿”时期,婆媳俩也是搭着伴儿,经常离家外出跑反逃难,挨门乞讨,借以糊口维生。有一次,婆媳二人居然乞讨到了红二十五军部队驻地。红军指战员们见了无不伤心抹泪。中共鄂豫皖省委书记沈泽民,出于对吴焕先一家的关怀照顾,让他将母亲和妻子接来。跟随红军一起过活度日,并直言劝说:“军长的母亲、妻子,如果被敌人抓住登上报纸,政治影响很不好咧!”吴焕先则以部队作战任务繁重,行动飘忽不定。婉言予以谢绝。无奈之下,沈泽民又批下条子,让经理部(即供给部)派人背了一斗大米,优待吴军长的家属。谁知吴焕先的母亲不但不肯接受,还说红军要跟白军打仗,粮食也很困难,忙又打发儿媳曹干仙把大米送回红二十五军经理部。
  吴焕先
  1933年5月。正值青黄不接之际,曹干仙为支援红二十五军围攻七里坪作战,将婆媳二人挨门乞讨而来的一口袋“百家粮”由箭场河送到七里坪龙王山红军作战阵地。她当时身怀有孕,加上饥饿和疾病的折磨,在途中耗尽最后一口气力,晕倒在荒郊野地,吴焕先的妻子。就这样结束了她的青春生命。1985年10月,笔者在参观吴焕先烈士故居时,年逾六旬的吴淑荣老人,曾言说她的七娘人样儿漂亮,也很能干,就因为没吃的,被活活饿死在长冲附近的甘渣岗。
  
  1933年9月初,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红二十五军被迫转移到皖西,敌人趁机实行移民并村。吴焕先的母亲陈氏,因为故土难离、穷家难舍,不肯屈从于敌人的“山要倒林、人要并村”,独自一人躲藏在自家杂货店铺的夹墙里面,苦熬苦守了一个冬天。又窄又长的一道夹墙,原本是收藏贵重货物防止土匪打家劫舍之所,被陈氏用来隐蔽藏身,以防敌人搜捕“军长的母亲”。最后,由于长久见不着天日,也不得温饱,被活活困死在夹墙里面。吴焕先的二嫂当时被敌人“移民”到光山县白石庵一个“难民所”,因为吃了掺有石灰渣子的饭食。也被活活折磨而死。剩下孤苦伶仃的小侄女吴淑荣,时年十一二岁,被人收为童养媳,留得一条活命。流落异乡的四弟吴书先,也保住一条性命。
  
  三
  
  吴焕先在担任红二十五军军长、军政治委员期间。面对数十万国民党军残酷“围剿”。在粮食、物资和兵源极端困难的条件下。领导红军坚守鄂豫皖根据地两年之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
  
  1934年11月,鄂豫皖省委决定实行战略转移。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吴焕先与程子华、徐海东等人一起,率领3000兵力的红二十五军,冲破数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经由大别山、桐柏山、伏牛山进入商洛山中,胜利实现了第一步战略转移任务。入陕后。在代理省委书记徐宝珊身患重病,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均负重伤的危难关头,吴焕先勇挑重担,不畏艰险。他一面领导和指挥部队行动、作战,一面主持创建新区的各项工作。在此期间,红二十五军相继攻占镇安、柞水、宁陕、佛坪、洛南县城,取得石塔寺、九间房、袁家沟口等战斗的胜利,粉碎敌人两次重兵“围剿”,创建了新的鄂豫陕革命根据地,使部队得以立足和发展壮大。其间,吴焕先曾代理中共鄂豫陕省委书记。
  
  1935年7月。红二十五军在北出终南山、威逼陕西省城西安的行动中,获悉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已在川西会师并有北上动向的消息后,中共鄂豫陕省委毅然作出西进甘肃,策应和迎接主力红军北上陕甘的正确决策。7月16日,红二十五军4000人马由长安县沣峪口西征北上,第二次踏上长征之路。部队西出秦岭,北过渭河,驰骋陇南、陇东,翻越六盘高峰,截断西(安)兰(州)公路,沿途攻占两当、秦安、隆德县城。数次打退各路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红二十五军西征北上的战略行动,不仅吸引和钳制了大量国民党军,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红军的长征北上,“作成中央红军之向导”(毛泽东语),同时也充当了三大主力红军长征的开路先锋。
  
  1935年8月21日。吴焕先在甘肃泾川县四坡村战斗中英勇牺牲,时年28岁。当时被埋葬在泾川县城以西20余里的郑家沟。
  
  1982年,笔者曾涉足当地,寻觅过烈士的坟墓。据当地几位老人回忆,红军把大地主郑某的一口柏木棺材抬来埋葬了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墓地就在南塬底下的一处台阶地上。红军走后,敌人就闻风而至,掘开坟墓,撬开棺盖。把遗体扒了出来,连烈士身上裹着的两三丈白洋布,也被敌人撕裂成片,一抢而光。随后将遗体抬到泾川县城,放在菜市场近旁的一所破庙里,陈尸示众了一些日子,还拍下许多邀功请赏的照片。国民党陆军第三十五师师长马鸿宾,1935年9月15日写给国民党陕西省主席邵力子的信中,就曾直言不讳地写道:“王母山塬(即位于王母宫塬上的四坡村战斗)击毙二十五军军政委吴焕先,照片七张,现邮寄来,祈便察览……”这七张照片,想象中肯定是惨不忍睹的。可惜笔者不曾查找到。及至后来,泾川县党史办几经调查,连烈士遗骨也没有查清楚。不知被敌人弃之何处。呜呼,战死在陇东高原的鬼雄!
  
  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作者:卢振国、来源:党史博览)